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投資風險
海外投資
跨國并購
投資決策
資本市場
廣告
首頁    金融投資   金融投資理財    正文

營收斷崖,裁員求生?投資老兵給的N條建議

  楊絢然  2020-02-26 00:00:00   創業邦
危機總有兩面性。

疫情對創投圈的影響仍在繼續。

復工以來,多家企業被爆出集體或部分裁員,就連海航也面臨被接管的命運……

近日,創業邦分別采訪了真成投資管理合伙人李劍威、至臨資本創始人姜皓天、華蓋資本創始人許小林、元創資本創始人王浩等四位投資人。

這四位投資人均為投資領域的老將,平均投資年限均超過15年,穿越多個逆行周期。他們創辦新基金前均就職于一線投資機構,在醫療健康、在線教育、消費升級、企業服務、金融科技等熱門賽道都有過成功案例。

比如,李劍威曾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副總裁以及真格基金合伙人,他創辦的真成投資支持了小魚易連、得到、老虎證券等優秀公司,他在之前還成功投資過九號機器人、華米、億航智能、老虎證券、云洲智能等多個明星項目,真成合伙人團隊過去5年投出過9家獨角獸。

姜皓天1998年開始投資生涯,曾在北極光創投領導TMT板塊投資十多年,早期投資美團和WiFi萬能鑰匙2家百億美金級別的公司,以及VIPKID、每日優鮮、Talkingdata、聚眾傳媒等多家獨角獸。

許小林為建銀國際醫療基金創始人,曾籌建中國第一只人民幣醫療產業基金,他創辦的華蓋資本偏好領投,重點布局醫療、TMT和文化產業三大板塊,曾早期投資復宏漢霖、數坤科技、老虎證券等。

王浩曾為景林投資管理合伙人,投資了美團點評、滴滴、Bilibili、孩子王等百億美元超級獨角獸,其創辦的元創資本成立2年便迎來工業互聯網第一股“摩貝”在納斯達克敲鐘。元創資本兩年時間,投了盤子女人坊、摩貝、乂學教育等多個優質項目。

聽聽他們是如何看待疫情對創投圈的影響。

創業邦:疫情之下,在線教育、協同辦公軟件、文娛等相關數據都在幾何倍數增長,對于這些企業來說,真能迎來新機會嗎?

李劍威:疫情對于大部分創業公司來說,包括投資機構,都是一個挑戰;但是對于特定行業,尤其是視頻會議,在線辦公或者在線教育,這是一個新的機會。

比如視頻會議,2月3號開工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在線視頻會議系統都宕機了,因為需求實在是太大;疫情結束之后業務量會有回落,但是在線辦公、視頻會議的滲透率會明顯上升。

又比如在線教育,由于中小學的延遲開學和網上學習,會讓大家強制性的培養出在線學習的習慣,對于機構來說,線下業務的線上化會變成剛需。比如原來一個專注線下的教育公司,由于疫情嘗試了線上交付,就算疫情結束,你不會去把在線這部分業務給全部砍掉了,而是會考慮怎么把教育的交付改成在線化加線下相結合的方式,我覺得這是這次疫情帶來的一個不可逆的影響。

姜皓天:我覺得說基本上沒有幾個行業是能夠在這次疫情中受正面影響的,只不過受影響的程度不一樣。像電商、在線教育、游戲,這些是短期利好,但因為他們各自所受到的一些制約和限制,其實維持不了多久。

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說線下的部分其實還是逃不過,因為非典的時候,這一塊的管制沒有那么嚴格,但電子商務需要線下的物流、倉儲,現在線下會受這些影響和制約。另一方面,現在整個在線的管制比以前要嚴格多了。比如游戲,雖然是受益的行業,但游戲的版號管理非常嚴格。在線教育也是一樣,內容、教師等都需要在教育部備案等等。

此外,在線辦公是個剛需,但問題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是不可能收錢的,你沒法將目前的增長轉化為短期的收入,而用戶增長帶來的帶寬問題又使他們的服務器成本增大,所以說這是不是一個小企業的游戲。

王浩:我們可以看到,在疫情來襲的大環境下,特別是在線教育、在線文娛、電商等行業迎來了一波利好,短期內增長非常明顯。如何看待這次“危機”對于行業的影響,首先要從這些行業的特性來分析。主要看幾個要素,行業集中度、行業滲透率、行業規模。從這幾個指標來看的話,首先在線文娛行業2018年是2000億元的市場,從細分的在線視頻、音樂文學、手游動漫等細分賽道來看幾乎都是壟斷的,而且市場的滲透率也極高,行業的機會更多是階段性的紅利,相信在疫情過后會回歸理性的增長。 

反觀在線教育、協同辦公軟件兩個行業,首先可以發現他們的滲透率都不高,比如在線教育行業只有10%的滲透率,并且對于三四線城市來說還有非常大的機會。這次全國性疫情來襲,對于線下教育的打擊幾乎是致命的,此消彼長的態勢下,在線教育今年的增長將會非常明顯,而且我們認為是一波長期的利好,因為這一波推動來自國家層面和客觀市場需求,而增長點會是下沉市場和包括 K12 在內的所有細分教育賽道。

同樣的,協同辦公軟件的利好也很明顯,但從目前來看更多的還是用戶培育的過程,在線視頻會議這樣的特定需求顯得非常迫切,但長期來看辦公場景的模糊化,不同行業個性化的需求不斷深化,協同辦公軟件將會迎來一個快速發展期。 

綜上所述,在線教育和協同辦公軟件這兩個行業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將會迎來新的機會,只要把內容和用戶體驗不斷完善,就會涌現一批有價值的企業。

許小林:即使沒有疫情,線上本身也有它的價值。但因為教育有很多非標準化的東西,而且很多跟應試相關,在線教育的效果不是立馬能顯現的,這些特點決定了我們很多時候單純地通過線上,通過標準化,通過所謂的價格成本的優勢,很難凸顯出來,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講,互聯網線上對教育和醫療行業的影響,并不像其他行業滲透得那么快,跟這些行業的特性是有關系的。

但是反過來講,任何時候我覺得線上都有它的客觀規律和優勢所在,只不過疫情會培養一部分人的習慣從線下轉到線上,習慣一旦養成,對細分領域長久是會有沉淀,有好處的。 

創業邦:在您看來,2020 年會是抄底的好機會嗎?

李劍威:因為我們是VC,不是PE,PE是針對短期現金流有困難的好公司是可以抄底的。但我們作為VC,我們的角度就是找到新的增長點,然后爭取找到那些長期來說有強烈需求支撐、自身又有很強的產品迭代能力的創業公司。 

姜皓天:我覺得我的市場就是一級市場,很難叫所謂的抄底。

因為首先你看一個公司,肯定要看它長期,也就是未來5~7年的發展結果,你今天去投它的所謂的價格和估值,其實高點、低點不關鍵,關鍵在于它5~7年之后是不是能變成一家成功的企業。 

第二,項目本身就沒有一個公允的價格,你說A輪以前大家的估值都差不多,比如這個市場好了,大家都按2000美金算,市場不好,你說這中間哪個算合理,我也不好說,無非就是說,因為它是一個有限的參與者,就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拿錢的人愿意拿,給錢的愿意給,交易就發生了。 

許小林:如果你看好中國經濟,我覺得2019年到2021年這三年都是抄底的好機會。

創業邦:2020年,企業融資會更加困難嗎?

李劍威:我覺得是很有可能的,尤其上半年早期公司的融資難度很大。正常的市場環境下面,在研發階段的公司如果有好的團隊背景、好的方向加上一個產品的原型能有機會融到錢。但在目前的環境下,還處于產品早期研發階段的公司,由于短期內沒有現金流入,融資會變得比以前困難。

姜皓天:我覺得3月份是沒戲了,4月份也不太好說。如果你是打算一季度去跟投資人融資,或者去募資,我覺得受影響會比較大,除非你們已經是進入到比較后期了,比如去年就談得比較后期了,這樣可能還會好一些,否則基本上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當然也不是百分之百,比如熟悉的連續創業者可能會好一些,這樣溝通就省掉了對人的判斷,而這些是高度依賴線下的。

但對絕大多數企業,我覺得會受影響,整個投資節奏肯定是放慢的,更加謹慎了。一方面是因為見面不方便帶來的溝通成本問題,另一方面是幾乎所有的行業,一季度的數據都不會好,作為投資機構來說,我會看你二季度,所以融資就要拖比較長的時間。我覺得這個事兒會演變成一個行業的普遍標準。

許小林:現在醫療企業,大家從一級市場、二級市場,尤其二級市場能看得很清楚,越來越多人覺得醫療行業對社會有貢獻,所以對醫療行業的投資、被投企業的再融資的影響面會小,甚至可能是一個利好。 

但是對其他行業偏重線下的企業肯定會受很大影響,所以對這一類項目我們的投資肯定會相對慎重。另外對投后的項目來講,現在肯定就是保生存。目前很多城市或地區都出臺了很多針對創業企業的扶持政策,我們最近在聯系這些企業,讓他們做好現金流管理工作,盡可能去拿一些特殊時期的政策來維持企業的發展。 

融資的事情,短期里面不會太樂觀。因為一遇到這種情況,可能各個機構都會比較保守和謹慎。 

創業邦:受疫情影響,各方現金流都開始吃緊,您覺得資金是否會繼續向頭部公司聚攏嗎?

李劍威:在一些格局比較清晰的領域,疫情可能會使得小公司更加困難,這對頭部公司是利好。但是通常在我們所關注的階段(A/B輪),這個領域大概率還沒有明確的市場格局,而我們選中的標的,市場未必認為這是頭部公司,但是我們看到他們結構性的成長窗口,這才是風險投資的價值所在。

姜皓天:要一分為二看。對于一些新興領域,我覺得創業公司其實還是有很大的機會,但對于一些已經很大的領域,比如說成熟度相對高一些的,可能就變成對頭部公司更有利。

王浩:目前來看,受疫情影響,投資機構出資節奏勢必放緩,短期內也會改變投資機構的風險偏好。超級頭部公司有較強的規模和品牌優勢以及較深的護城河,一部分資金會加速向各行業頭部公司聚集。但是市場空間大、成長性好的企業還是會繼續吸引投資機構的青睞。

不過 2020年的投資,首先要摒棄對企業高增長的盲目樂觀,理性看待企業的數據增長;其次要選取現金流健康,團隊抗壓性好的企業。因此,相當一部分資金會繼續向超級頭部機構聚攏,但也會有一部分資金更青睞于一些市場空間大、成長性好的優秀企業。

許小林:現在這么判斷還為時尚早。我覺得作為一個理性的機構來講,可能會關注這個領域,但是更多的可能會關注疫情結束之后這些數據的變化,以及消費習慣的變化,再回來做決策。我不覺得今年,尤其是最近一兩個月,大家的資金會全部往這些行業涌,我覺得不會。 

創業邦:您認為,企業現在應該如何自救?預留多久現金流才比較穩妥?

姜皓天:如果企業的業務模式受影響比較大的話,就很危險。因為現在來看,Q1本來就是大多數行業的淡季,很多公司的年度盈利中,Q1都是虧損的,現在又直接把收入抹掉了,等于凈虧三個月的現金流,這就比較要命了。

有些公司本來打算,比如手頭的現金還夠用半年,過完年回來立馬融資。但現在來說,半年肯定不夠用了,因為開支和收入直接受影響。除非采取的措施比較斷然,去裁員。但大多數企業家不敢一下子把人員緊縮得很厲害。如果不是緊縮得很厲害,到時候情況不樂觀,調整的余地就更小。 所以就是看這個企業手頭的現金流情況,如果說沒有收入,光開支還能支撐6個月以上的話還算比較安全,如果不是,風險就非常大了。

我作為投資人,能夠給的建議是,先要本著一個不好的預期,盡快地把成本給砍下來。比如本來是200人,手里的現金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能用4個月,但這4個月你又融不到資怎么辦?你就別的都不考慮,先看怎么能夠活10個月。4個月的錢要活到10個月,就得把人員降低,我說的有點夸張了,你算算2.5倍的倒數就是40%,你把人員降到原來的40%,就是剛性開支降到原來的40%。 

王浩:我對創業者的建議是,2020年中你不是在融資就是在去融資的路上, 疫情的影響將會導致融資的周期更久,所以對待融資難度要有清醒的認識,對待現金流要有審慎的預判。所以企業僅保證6個月的現金流儲存是不夠的,應對2020年的危機要有更多的預案。從短期來看,對于靠賺現金流生意的行業將會沖擊非常明顯,比如餐飲、交通、旅游、線下教育等。 

創業邦:有些人認為,這次疫情比非典的影響更大,從經驗來看,您認為非典時期和這次疫情有哪些不同?

王浩:非典時期我也在做 VC 投資。從這次疫情來看,對于國民經濟的影響將會是巨大的。與 2003 年SARS的情況不同,首先是影響區域廣、沖擊力更大,其次我們國家的經濟目前來看是處于轉型之中,而這次突發事件將會拉低原本放緩的增長率,特別是對于現金流不好的中小企業,以及抗風險性本就很低的創業企業,更 是致命打擊。因此,中小企業2020年的主題首先應該是“活下去”。 

許小林:非典的時候的周期長很多,那個時候一個是拖的戰線比較長,我們在國際社會的應對也不如今天這么從容。主觀的判斷,我反倒覺得今天影響的時間周期,以及總體的影響并不一定比非典大,但是大家感覺到差別是因為在非典的時候,我們的GDP是在10%,現在GDP6%都覺得很難。另外非典的時候,我們還沒有跟美國之間競爭的那么直接,現在我們是屬于一個特殊的中美競爭的時候,所以大家在感覺上會將這些放大。

創業邦:在疫情之下,您還看到了哪些新趨勢?是否會提前布局?

李劍威:我們關注機器人、5G、自動化技術、云計算和企業服務、產業互聯網等幾個領域,業務的在線化和智能化,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趨勢,疫情作為一次短期事件,作為催化劑加速了特定行業的發展。我們會重點關注由于疫情而長期收益的公司,有些我們長期跟蹤的潛在標的在過去幾周里面,業務量都有幾倍的增長,而且訂單已經排到年底。

姜皓天:在疫情沖擊下,雖然大多是負面影響或者短期紅利,但仍有一些行業和方向,從長期來看是大大受益的。歸納下來,我主要看好這三點:組織在線和業務在線,靈活用工,機器取代人。

組織在線和業務在線包括云計算、在線溝通協作、基于云的SaaS業務系統等各種廣義的在線業務,這可能成為疫情催生的長期利好的最大受益者。

靈活用工包含很多不同的商業模式,比如勞務派遣、兼職平臺、零工平臺、遠程工作等。在將來,人才的靈活用工,和生產的柔性快反供應鏈一起,會成為兩大生產要素的越來越重要的高級配置形式。

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服務機器人臨危受命,幫了大忙。除此以外,人工智能客服、RPA流程自動化等軟件形式的機器人,在協助人們自動執行企業流程中大量重復和規則明確的工作任務,在取代人力工作、提高辦公效率、促進業務在線方面也有需求擴張的趨勢。同時,更多企業主也會意識到人群聚集、地點依賴的的工作方式可能帶來的巨大風險和高昂成本,并將生產思路向機器替代人工的業務模式傾斜。

王浩:我們基金的投資方向是 AI、大數據等技術賦能傳統行業,這個是我們一貫的投資邏輯,而目前疫情加速了移動互聯網結合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改造、賦能傳統行業的進展,必將誕生許多的偉大的公司,比如:AIoT 在生活場景中的應用,讓生活變得更加的便捷和智能,讓生活中的硬件會說話,數據能共享;比如:AI、大數據技術在傳統行業的應用,從而降低人工、降本增效;比如: AI、大數據在商業場景中的應用等等。 

創業邦:疫情會對投資機構的投資策略帶來哪些影響?會進一步拉低項目的估值嗎?

李劍威:這次疫情可能超出了絕大部分人的想象。無論對心理上的沖擊,還是實質業務上的沖擊都很大。而對基金本身來說,作為以輕資產人力資本比較密集的行業,遠程辦公對我們的內部工作效率沒有太多影響,對外部來說,由于跟那些潛在的投資標的不能見面,投資節奏也會降低下來。 

對于大部分項目來說的估值可能會有一點壓力,投資人會更關注1到2年以內的現金流情況。對于投資策略來說,我們還是會專注機器人、AI、企業服務、大數據在行業里面的落地應用,總體策略不會有太大變化。

姜皓天:因為面對面溝通問題,加上企業第一季度數據很難作為判斷依據,我覺得投資節奏會放慢,對投資的權重也會有影響,比如以前市場特別熱的時候,你會更在意它的故事講得有多大,或者說潛在的可能性有多大,你可以對風險有更高的忍受能力。但是市場不好的時候,對于風險可能就看得更重,對于故事,特別是那種5年后的故事,你可能就想我先不想那么多,先看眼前這一兩年,企業是不是能較快地實現盈利,實現現金流為正,是否能夠保持增長。 

許小林:我們現在并沒有做明確的策略調整。我覺得現在在疫情發展中就急于去做調整,現在看來還為時尚早。 

我覺得這種突然而來的災難,有它的突然性,我個人主觀覺得不會是一個很長期的事情。所以對我們做一級市場的人來講,不會做大的策略調整。在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們并沒有說因為現在醫療凸顯出來,就加大醫療的投資,對其他行業影響大,我們就減少其他行業的投資。我們沒有做這樣的策略的改變,甚至不排除繼續保持對醫療的理性投資節奏,對TMT和文化產業來說,我們覺得好的機會也會更加積極地投資。

王浩:我們不會因此而放慢投資的節奏,短期對經濟和企業的沖擊會比較大,我們更看重長期的趨勢。我們所接觸的企業中目前受疫情的影響不大,這也是我們對項目判斷和行業研究的結果,我們還是看中AI、大數據等技術賦能傳統行業的項目,這本來就是大勢所趨,疫情反而是加快了這些優秀企業的成長。

我反而覺得疫情是項目好壞的試金石,讓很多項目的問題加速暴露了出來,比如有些項目對于現金流預測非常樂觀,還有一些項目盲目擴張的問題也顯現出來了。大浪淘沙始見金,我們的漏斗并不會因為疫情而放松,就好像最終市場也不會因為這次突發事件而變得寬松,相反只會變得更加殘酷。

是否會拉低估值還是要看具體的項目,比如成長期的企業可能會下調估值,因為這些企業的模式還沒有完全跑通,數據也不是非常好看,迫于融資壓力下調估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對于那些頭部項目的爭奪將會更加激烈,因為投資機構都在尋找投資的安全區間,這樣只會導致那些項目的估值更堅挺或者上調。 

創業邦:對于投資機構而言,目前募投管退哪個環節的壓力更大?

李劍威:在目前環境下面,投后管理是最關鍵的,尤其是過去這些天,我們花很多時間去跟每個公司交流,問他們目前受影響程度,另外現金流能維持多久。目前看來,因為我們的投資方向主要還是以技術為主,所以受影響面積還比較小。絕大部分公司都有6到12月的現金儲備,甚至更長,業務會受一些影響,比如說有大量美國客戶的公司,因為美國現在不能簽證,部分業務估計需要到5月份才能夠重啟,但公司的現金還能支持24個月。

募資方面,很多約好的潛在LP由于不能夠見面,相關的會議都推到3月份之后,我們先把投后管理和投資的工作做好。

姜皓天:我覺得募投管的影響是差不多的。它都是高度依賴于面對面的交流溝通,所以你不管是企業跟我們這些投資機構融資,還是VC去找LP募資,其實受的影響是一樣的,因為這些都是高度依賴于要面對面溝通,所以說目前來看的話,受的影響會比較大,我覺得起碼會有2~3個月甚至以上的影響。

王浩:我認為對于基金這四個方面來說都是有較深的影響,但是從影響程度來說,首先還是募資,如同創業企業的募資重要性一樣,我們投資機構手中必須要有子彈,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管理規模是衡量基金重要指標。從目前來看,非國家隊的 LP資源將會越來越少,而國有的LP也會越來越審慎,對GP考察的流程也會變得更長,募資的寒冬不會隨著天氣一樣轉暖。 

對于投資環節來說,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與企業的會面,投資還是需要人與人溝通 的,一次有效的會面勝過十次電話會議。特別是前期的DD和團隊訪談的流程是免 不了面對面的溝通方式。管和退從目前來看影響還比較少,都可以從全程和線上的方式來完成。

創業邦:就您看來,小基金是否將面臨新一輪淘汰潮?頭部投資機構的優勢將更加凸顯?

王浩:目前來看,這場疫情已對我國實體經濟造成較多的階段性負面影響,雖然不會改變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但是短期內人民幣以及美元基金的募資壓力都會加劇。 

一方面,實地盡調、訪談等無法通過線上工作完全替代的操作流程,會對投資機構短期內的募資活動造成不利影響。另一方面,疫情所致的出資節奏放緩以及資金壓力需要較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這對于一些在上一年度募資并不順利的中小機構無疑是雪上加霜。此背景下,將會加速機構的洗牌和分化現象,2020年對中小型基金管理機構將會引發一波退出潮。 

頭部機構綜合實力較強,受疫情的影響相對少,規模和品牌優勢依然突出,長期深受投資人的重視。但對于我們元創這樣有一定特色和優勢的黑馬機構來說也有很多機會,黑馬創投規模小,但也更聚焦,走垂直深耕路線,運作靈活,尤其是一些具備優秀業績的資深投資人二次創業的黑馬機構,也是資金偏好的一種類型。

另外從資金使用配置的角度,也有不少資方會在超級頭部和黑馬機構各自配置一定的比例,以降低風險和獲取最佳收益。因此,相當一部分資金會繼續向超級頭部機構聚攏,但也會有一部分資金更青睞于一些黑馬機構。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qrhzxy.icu)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70年沉浮,小微企業融資進行時

國常會:確定進一步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四項措施

中國式企業融資估值方法論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股票赚钱不能一次性 东北四人麻将推倒胡麻将下载 娱乐棋牌大厅棋牌室 9码怎么玩 多乐李逵劈鱼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极速赛车公式技巧个人经验 王者电玩城游戏免费下载 浙江麻将怎么打法 刘低温单双20码期期中特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