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如有投稿需求(暫不提供稿酬),請把文章發送到郵箱

[email protected],會有專人和您聯系

我知道了 立即投稿

熱點搜索
中國智造
工業4.0
智能制造
自動化技術
智能硬件
廣告
首頁    制造行業   中國制造業    正文

專家圓桌:中國該如何培養“智造”人才?

  沐野  2020-04-10 00:00:00   《世界經理人》雜志
企業的人才培養離不開高校,高校的人才實訓離不開企業;雙方應該共同打造人才培養生態圈,發揮各自的優勢。

在中國大力推動制造業向智能制造轉型過程中,智能制造人才缺口與人才培養滯后問題也愈發凸顯。比如在企業中,傳統產業人才素質提高和轉崗轉業進展緩慢、人才培養與企業實際需求脫節等人才問題普遍存在。智能制造人才的匱乏已經成為企業轉型的一大阻礙,而要解決這一問題,離不開企業自身對人力資源的重視和社會化的職業教育,各方共同努力才能解決這一困境。世界經理人本期專家圓桌專訪了同濟大學教授、工信部電子科技委委員、同濟大學工業4.0學習工廠實驗室主任陳明和TüV萊茵大中華區萊茵學院與生命關懷副總裁林小霞,就中國智能制造人才的培養展開分析和探討。

  企業的變化與應對

世界經理人:在您看來,企業推進智能制造的發展中對人才提出了哪些新要求?未來制造業全面邁入智能制造, 什么樣的人才最重要?

同濟大學教授、工信部電子科技委委員、同濟大學工業4.0學習工廠實驗室主任陳明

陳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工業互聯網及智能制造對工業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工業界發生變化的典型場景有很多,比如:大數據驅動下的質量管理、 機器人的輔助生產、無人駕駛、預測性維護、增材制造精密零件、自組織生產等等。

工業的變化帶來了對人才需求的變化。像現在很多簡單重復性的低技能勞動崗位會消失,生產計劃、維護維修等中等技能工作崗位會減少,有的崗位會保留但內容發生了變化,像信息技術和數據整合、軟件開發、人機界面設計等崗位需求會大幅度上升,同時還會產生很多新的崗位,如:智能制造系統架構師和系統工程師、數據科學家、數據分析員等。因此這對人才的能力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除了對大數據、人工智能、移動通訊等方面增加能力外,還特別強調對認知能力、系統綜合能力及解決復雜問題能力的要求。

所以我們要重點培養什么樣的人才?首先是面向新技術的專業人才;同時對跨學科的人才需求也會越來越多。目前跨學科的專業有機械電子工程、工業工程、工業軟件等,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越來越多的跨學科專業出現以滿足工業的人才需求。工業4.0強調“系統的系統”,現在的系統復雜,包括硬件又包括軟件,所以最緊缺的是系統級人才。

TüV萊茵大中華區萊茵學院與生命關懷副總裁林小霞

林小霞:工業4.0或者智能制造,是信息技術和操作技術、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的完全融合,是技術革命,也是生產方式的變革,必然會對人才提出更高的要求。推進智能制造發展的人才,主要有三大類。

一是需要更專業的技術人才,目前行業中相對公認的工業4.0九大核心技術領域就是未來智能制造人才發展的方向。這九大核心技術是機器人/人形機器人、物聯網IoT、人工智能AI、增強現實(HMI)、增材制造/3D打印、云計算、信息物理系統(CPS)、系統安全(IT)、大數據分析。

二是需要高度融合智能制造所需的跨學科背景的復合型人才。復合型人才既要求從業人員具有專業性、能動性、靈活性和協作性,也要能夠從專業的角度對整個智能制造流程、企業內部業務進行梳理,明確需求,要同時具備規劃和統籌運作的技能。

三是管理與技術兼備的高端人才,能夠高度掌握企業升級轉型的規劃和路線,在整個企業的升級轉型過程當中,能統觀全局,合理規劃、調配資源,擁有很強的管理和領導能力。這類人才也是未來最缺和最難培養的。

世界經理人:面對正在進行中的智能制造轉型,企業如何重新認識人力資源管理,該具備怎樣的人才管理思維?建立一套適合智能制造這一新生產方式的人才培養模式?

陳明:針對企業來講,可以根據所在行業特點、企業在行業中狀況,及目前企業已有的人才儲備來制定合理的智能制造戰略,其中包括人才戰略。從人才大的分類來講,不外乎有工程技術人才、職業技術人才、管理人才和商業人才。這些都要納入到人才管理的隊伍當中,即要滿足現在企業的人才需要,更要考慮企業未來五到十年的需求,來制定公司的智能制造與人才戰略。企業會發現,不同的崗位需求會減少或增加,同時還會出現目前沒有儲備的人才需求,所以要做好充分的人才儲備,未雨綢繆。

對于人才儲備要做到內外結合,內部有人才培養及適當轉崗,同時也有外部人才的引進。因為有很多新技術在公司內部還不具備,所以需要外部資源;同時更要將外部的培訓內容與內部的實際項目和工作相結合,推薦企業人員獲得認證證書的培訓,比如德國第三方認證機構德國萊茵TüV的“工業4.0應用工程師認證體系”證書;同時中國的智能制造認證體系也已啟動,這些培訓認證體系都是有標準的。完成培訓獲得證書后,員工要將獲得的能力與內部的項目相結合,通過實踐進一步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同時企業也應建立與之相配套的薪資體系和激勵機制,鼓勵員工進行認證培訓,激發和促進員工自身能力的提高,響應公司的人才儲備戰略。

林小霞:不少企業更愿意去引進或者是投資采購智能制造的設備和工藝,但忽略了人力資源的儲備、人才能力的建設與完善,未能及時升級人才管理的理念,容易導致智能制造轉型對應的人才引進和培養機制的缺失。

在轉型過程中,企業首先要依據外部環境變化及時調整相關的人力資源戰略,重新定位未來的人才發展方向,這樣才能有效地助力企業未來智能制造發展戰略的實施。其次,在當前的具體實施層面,企業現在就要開始針對員工建立一系列有組織、有計劃的培訓機制,提升現有員工的基礎技能、素質等。再者,要激活人力資源管理的新動能,人力資源管理走向數字化、智能化,比如建立面向智能化、數字化的人才評價模式,打造智能制造的新引擎。

  社會化職業教育怎么做?

世界經理人:面對如今人才培養社會化的需求,現在研究型大學也很難獨自去培養智能制造人才,在校企合作中,企業應該如何更好的參與到產教融合當中去?

陳明:目前高校的老師多數以學者為主,即很多沒有在企業工作的經歷,這跟德國是有區別的。我們的高校工科不是工程師在培養未來工程師。這一次的工業革命是工業界走在了高校的前面,所以必須要依靠工業界。

高校與企業合作培養人才,要建立產教融合基地。這方面我們要向德國學習,引入“學習工廠” 的理念。 在國內高校里,有實習工廠,一般都是基礎的金工實習;很多實驗室有實訓,但是跟工業界有距離,沒有真正的生產線,都是針對某一項能力進行培訓。學生在生產企業里實習,往往沒能得到特別好的效果,是因為企業的目標是以生產為主,而不是以學習為主。

為了跨過這之間的距離, 我們需要建立學習工廠。學習工廠和實際的生產工廠幾乎相同,包括有產品、生產線、生產流程和生產管理組織等。 但學習工廠不是以生產盈利為目的,而是以培養學生的技能和創新能力為主要目的。

因此企業要帶著對人才的需求,深度參與學習工廠的建設;同時學習工廠要和多家企業合作, 將多家企業的優勢整合在一起。 比如同濟大學工業4.0 學習工廠,就將西門子的工業軟件(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軟件和生產系統仿真軟件等)、歐姆龍和西門子的自動化技術、卡爾蔡司的幾何測量技術、美國國家儀器NI 的數據采集與處理等關鍵技術集成在一起。 所以學員在該學習工廠受到培養所獲得的能力,其實是高于學員在任何一家企業進行單獨實訓所獲得的能力的。同時學員也是在工廠里進行培訓,此時再到企業的生產工廠里工作,會取得非常良好的效果。

林小霞:中國其實已經有很好的基礎,特別是規模以上的大中型工業企業數量非常龐大,而且跟院校的合作也越來越緊密。

產教融合根據不同的合作深度有不同的合作模式。最簡單或最普遍的就是生產實習的合作; 高度定制化的企業訂單式培養模式;偏技術類合作的共建培訓中心或者是培訓基地;還有合作共建辦學模式等。這些都是產教融合的典型模式, 企業要根據自己當前的發展狀況,選擇跟自己相匹配的合作模式。

2019 年,國務院也發布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也被稱為“職教二十條”,包括將構建職業教育國家標準、啟動1+X 證書制度試點工作、建設多元辦學格局、完善技術技能人才保障政策。從七大方面提出了20 條措施,實施方案的可操作性很強,頒布后各地區都開始跟進。

實施方案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企業參與到職業教育的方法與目標,而且有各種引導政策和激勵措施,對企業來說是個利好的消息。比如方案中提到的促進產教融合校企“雙元”育人;再如方案中提到的未來目標中一些具體指標,“到2022 年,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有較大提升,培育數以萬計的產教融合型企業,打造一批優秀職業教育培訓評價組織,推動建設300 個具有輻射引領作用的高水平專業化產教融合實訓基地!

因此,政府在推動產教融合職業教育發展方面,也在大力吸引企業更加積極地參與其中。企業通過抓住政策的機遇,一方面可以降低企業本身培養員工的成本,減少企業的壓力;因為企業現在其實也面臨用工荒的問題,而且用工荒不僅只是在數量上,更多來說是在合格的、適用的員工不夠。另一方面,產教融合的合作模式也可以更好地借鑒和學習行業內的一些優秀經驗。

世界經理人:近幾年,我國面向智能制造人才的職業教育也在快速發展,我國在智能制造人才方面的職業教育當前應該朝著哪些人才缺口去發力?整體來看,中國在這方面的職業教育主要還存在哪些短板?

陳明:職業教育經過最近幾年的大力發展,培養人才的質量在不斷提高,數量在不斷擴大,但是在面對第四次工業革命時,顯得結構不盡合理。當然工業非常發達的德國也承認面向工業4.0 的人才不足,對于我們來講更是這樣。

面對工業4.0的人才缺口體現在哪里呢?這次工業革命的根源是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而我們現在的技術工人在新技術方面顯得不足。所以需要對現有的傳統專業進行分析,哪些專業是將要消亡的;哪些專業要保留,要將新技術充實進去并對其改造,比如增加機器視覺和人工智能技術的質量檢驗員,基于VR/AR技術的維修師等等。同時還會產生新的專業及崗位,如:工業大數據分析員、機器視覺設備操作工與維修工等。目前“同濟大學工業4.0學習工廠”已與 “機械工業職業技能鑒定指導中心”合作,并主持或參與了6個新崗位標準的制定。

林小霞:要看企業現在處在什么樣的階段。在講智能制造的時候,其實是向著一個未來的方向去探討:制造業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 但是一定要基于現在大部分企業的眼前需求,企業有可能是處在工業2.0、工業3.0,甚至基礎沒有打好,就提要進入到4.0,風險很高,這不可能有跳躍式的一個發展。

比如TüV萊茵與職業院校合作也是把方向瞄準到未來智能制造的需求,兼顧現有人才培養和制造業基礎,然后規劃好人才發展的路線。所以應該從不同領域的具體需求去開展,跟相關方去定義好方向,同時基于當前的各種基礎,規劃實施的路徑,去達到未來目標。

世界經理人:很多企業自身也在打造針對智能制造人才的職業教育平臺,像這類企業與傳統的培訓機構、科學院校等,在打造針對智能制造人才的職業教育平臺上,各有哪些什么特點?雙方該如何更好的合作?

陳明:企業打造職業教育平臺,都是從企業實際需求出發,同時考慮其未來的人才需求進行職業教育的培訓。實訓平臺與基地既面向企業自己的員工進行內部培訓,又面向職業高校。比如海爾,除了在青島有一個現場實訓基地外,在廣東、南京、上海和天津也建立了實訓基地,包括軟件和硬件。一般像這類培訓平臺都有幾個特點: 第一,是基于原來企業實際行業與企業特征比較明顯;第二,培訓與生產實踐密切關聯,所以比較務實和落地;第三,在一定條件下,學生在完成培訓后,可直接到工廠的生產線上進行頂崗實習,表現優異的人員可以直接留在企業工作。

學校在能力培養體系方面,系統性做得比較好,同時也會考慮多家企業的需求和關鍵技術的應用。但是目前高校很多實訓基地培養的能力到實際的工廠的能力要求還存在“最后一公里”,但這一公里其實并不是平坦大道,而是泥濘小道,對某些領域可能還是沼澤地。 “學習工廠”就是要跨過這最后的一公里。

由此可以看出,企業的人才培養離不開高校,高校的人才實訓離不開企業;雙方應該共同打造人才培養生態圈,發揮各自的優勢。

林小霞:其實還有一類,像TüV萊茵,TüV是技術監督協會的德語縮寫,一方面擁有自己的專業培訓學院“TüV萊茵學院”及職業學校,著重于人才培養,另一方面是獨立的第三方機構,可以針對技術、企業及人員資質進行認定、評估和發證;結合了院校和企業兩者的特點。

像機器人企業打造的教育或培訓平臺,相比傳統的院校會更加貼近產業和市場,在技術層面有很強大的積累,在實訓基地、人才培養方案等有較強的優勢。它們有自己的設備和產品,這既是優勢,也是短板,因為服務范圍相對來說會偏向專注于它們自身的產品和技術。傳統院校是保持它們學術領域的中立性,更多側重于學員的綜合知識面的培養。類似TüV萊茵這種獨立第三方機構,在技術選擇上是中立的,不偏向于某一品牌的技術,自己有能力去評估不同技術的優劣性,根據企業或者學員需求做出針對性的選擇。

三者之間主要是融合、互補、合作的關系,只是在極個別層面存在一定的競爭,各自的定位也很清晰,共同推進中國職業教育的發展。

世界經理人:在智能制造人才培養上的國際合作上,近幾年出現很多中德合作項目。在您看來,德國在智能制造人才培養主要有哪些經驗值得中國學習?

陳明:德國是一個傳統的工業大國,德國在工業界的持續發展維持了他的領先地位,這是和德國的人才培養直接相關的。德國的雙元制教育一直是國際社會,包括中國學習的榜樣。

首先在培養師資方面,對于工科院校來講,老師都是工程師,是工程師在培養未來的工程師;對于職業學校來講,是技師在培養未來的技師。

其次,無論是工科高等教育還是職業教育,都是面向工業界的。比如在工程師的培養過程中,會有企業的專家在大學上課,會有企業的項目放到高校來做,學生必須到企業里去實習,學生的畢業論文可在企業和學校共同完成。學生必須首先得到企業的認可才能在學校里畢業。在智能制造領域,學生就是通過做企業給高校的實際項目,以及到企業實踐來提高自己的綜合能力。對于雙元制職業教育,學生在學校里學習理論,在企業里實踐項目,從時間上來講可能2天在學校,3天在企業。很多情況在學校招生的時候,學生就已經跟企業的崗位掛鉤。無論是工程師還是技師的培養,學生有多位來自不同專業的指導老師,培養和鍛煉學生的跨學科能力。

德國有一套嚴密的職業資格認證體系和證書。中國在工業4.0的起步階段,可以借鑒德國的這套體系。IHK(德國工商會)、TüV和HWK (德國手工業協會) 在中國已經有一些崗位的認證證書。在去年9月份,德國萊茵TüV已發布 “工業4.0工程師認證體系”,也計劃在今年繼續發布“工業4.0技術工人認證”,這對我們來說是對標德國職業教育非常好的途徑。

在2014年,中德兩國總理簽署了《中德合作行動綱要:共塑創新》,從此開始中德兩國政府在工業4.0/智能制造領域的深度合作,并由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MIIT)與德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BMWi)共同推動成立了中德智能制造合作企業對話平臺(AGU)。該平臺于2018年成立了四個中德專家工作組,其中的“智能制造人才教育培訓專家組”致力于兩國人才培養標準的交流。相信通過中德雙方的共同努力與合作,中國在智能制造人才培養方面一定能夠更加務實,進一步開啟國際化的新篇章。

林小霞:現在智能制造中外合作方面中德的合作是比較突出,德國于2013年提出工業4.0的概念,中國于2015年提出轉型智能制造的戰略,其實跟德國的工業4.0在理念、方向和框架有共通的地方,所以當在討論如何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合作時,是比較容易達成一致的路徑。

德國在智能制造人才培養的理念、知識體系、專業設置、教材開發、人才評估等方面在全球都是走在前列。此外,德國極具特色的“雙元制”職業教育模式是技術人才培養非常好的基礎和土壤,如何讓德國“雙元制”教育體系在中國更好地落地,這些都值得中國政府、企業以及職業技術院校去學習和思考。

本文作者沐野,世界經理人原創,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公眾號(ID:CEC_GLOBALSOURCES)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本文版權屬于世界經理人網站(www.qrhzxy.icu)所有,未經授權,任何企業、網站、個人不得轉載、摘編、鏡像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文。經授權使用文章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世界經理人(www.qrhzxy.icu)”、圖文作者信息及本文鏈接http://www.qrhzxy.icu/manufacturing/ma/8800104903/01/,同時不得將授權文章提供給任何第三方,違者本網將保留依法追究的權利。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qrhzxy.icu)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促進智能制造人才培養

新松教育:智能化時代的人才培養

縮短關鍵人才培養周期的三步法

廣告
 關注成功
 取消關注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股票赚钱不能一次性 场外配资是否构成非法经营 山东期货配资网 北京28开奖官方网址 山西快乐十分投注 体彩开奖直播新浪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药明康德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2000期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pk10app有奖下载 快三预测最准十专家